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一宣】(娘塔学院百合本)某时某地

认真地扩,大家看看太太们,不用看我

北纬森林:


本子信息:


性质:APH娘塔+女子组学院背景


规格:A5


字数:12w↑↓(本体)+1w↑↓(特典)


定价:60rmb↑↓(本体)+8rmb↑↓(特典)


共本体+特典+无料


正文:某时某地


特典:


性向:GL


CP:(主)米英 (副)中露 燕樱 雪兔 亲子分 极东 洪白


全年龄向※



制作人员:


主催/排版/校对:扶九夏...

【USK】立入禁止

-很 烦 躁


他从下车一直到摔门进屋都没有回头看那个美-国人一眼,亚瑟·柯克兰抿着嘴,好像能用一张臭脸把整个英-国都冰冻了似的。
他把外套丢在自己房间门口,然后在自己床边坐下,盯着深色的木地板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他有一点在乎阿尔弗雷德刚刚在自己身后会是什么表情,但在那之上,他为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悲哀感到无所适从。
他们在外面吵了一架,普通的朋友间聚会,来的基本都是认识的人。吵架原因很傻,其实他已经忘掉了,除开阿尔弗雷德最后那个让人火大无比的,停留在唇边的冷笑,他脑子里不能想到更让他难受的事情。
他突然对自己无法控制的情感绝望。
他是一个暗恋者,对方不可能知情,他估计阿尔弗雷德连他在自...

-前些日子给呆呆的生贺
-师生
-可怜兮兮的我可怜兮兮地在帝都APO门口无法进入

接近零点,好孩子在这个时候应该上床睡觉了,亚瑟·柯克兰刚刚结束他在酒吧里与同事们的聚会,他找了一个理由,提前离开。他礼貌性地喝了一点度数很小的果味气泡酒,所以就算他酒量再差他也不至于头晕。他酒量和酒品都很糟糕,但不幸的是他对酒精的渴求强于他自身的承受能力。刚刚那几口果酒恰到好处地勾起了他喝酒的欲望,他肯定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干出什么有违自己形象的事情,所以他想快些回家,翻出自己的藏酒,一个人在家喝上几杯然后睡觉。
他心情愉悦地加快脚步,不过才走到酒吧门口,他就恼火起来,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那人被一左一右两位...

他变小啦!

-不知怎的 我就是觉得我的智商在直线下降…
-一只子英

美-国在假期开始的第一天没和对方打招呼就到了英-国家。那时还是清晨,街上行人不多,他面着带着晨雾气息的朝阳,满心都是即将与恋人见面的甜蜜与欣喜。
英-国肯定已经起床了,或许正在吃早餐,一边看今天早晨的报纸一边喝早茶。
他想象了英-国见到自己突然出现在他的门前给他一个早安kiss时可能出现的表情,以及英-国可能穿着什么衣服,是先给他一个拥抱还是先指责他的突然来访——之类的无关紧要十分琐碎的各种事情,唯独没有想到开门的根本不是英-国。

他敲了门,笑眯眯地站在门前,然后开门的是苏-格-兰。
粗眉毛的二哥保持着用身子挡在半开的门前的姿势,皱着眉头盯了美-国半...

THE LAST SONG-1

-弗弗去年的生贺 拖到今天很抱歉喏手机客户端没办法@
-两发完结
-学院!乐队paro!
-我回归啦!!

夏季的时候他喜欢买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冰冻的可乐则是最好的选择。他喜欢呲地一声拉开罐子然后灌下去大半罐,冰凉的液体在他的口腔里、食道里冒着泡,最后将所有夏天的感觉化成一身汗水,享受极了。
学校里一半的花都会伴着明朗的阳光开放,树荫下的长凳上很少空着,总有情侣在乘凉时交换一些甜蜜的悄悄话,天空是湛蓝色的,一望无际。

今年的夏天也和之前的一样美好。

但这甜蜜极了的季节却因为不得不面对的告别而被迫带上几分伤感的气味。
日常练习后房间安静下来,基尔伯特一下一下地用左手的鼓棍击打右手的,他们相对无言,没有人讲低劣的...

Pretend

&复健失败

&标题没有任何意义


-

或许我该出一次门。


罗茜把她的大衣挂在门口,人打着电话进屋了,最近她似乎认识了新的朋友,而我,待在家里度过了第二个秋天。我在落地窗前看我们的庭院,在这尴尬的季节里,花几乎都掉落了,仅剩沾着灰的暗绿色叶片,在偏冷的空气里颤颤巍巍。

这该算是个不错的天气,微弱的太阳光显现出苍白的色彩,是晴天…呢。

我眯着眼,突然期待起湛蓝的一望无际的天空。我想起我家的猫前几天跑掉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甩着它可爱的尾巴,用那种轻巧柔软的步子。或许我该去找找它?我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出去走走,呼吸呼吸外面的浑浊空气。...


;D大家赶稿都辛苦了


养鹅小分队:



七月二十五日成都APO



养鹅小分队首刊 SEASON VERSE 限量发放中



参与作者: @弗逼_   @Dactyl-  @SkyKirkland   @冰红茶莓   @Kardo- 





01     



那个声音温柔得像是一把干燥的...

Remind-4


&
我拒绝起床,也睡不着觉。我从七点左右醒,现在大概十点,或者九点,我躺在床上什么事都没做,直挺挺地躺着,尝试把天花板看出其他形状。窗外的鸟唧唧喳喳叫个不停,欢快极了。
这又是个大晴天,grandma估计是认为我的懒病又犯了,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来叫我起床——所以我躺在床上快把鸟语研究透彻了,她还是没来叫我起床。
昨天的事情让我难受到现在,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这不是我的问题,这当然不是,这是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我可不是真心想要推卸责任。我尝试躺在床上来逃避这件事,但是亚瑟的表情,昨天发生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往我脑袋里钻。阿尔弗雷德一定觉得我很奇怪,这不重要,我也觉得他也很奇怪。
这个点亚瑟该在庭院里看...

“我索取荣誉的对象不该是太空而应该是我的灵魂,假如我拥有一切,我就无所用心。”
“《感想录》,布莱斯·帕斯卡,”我看见Alfred立在窗边,痴迷地盯着外面一片漆黑的空间,“你在哪里看到了什么?”
我接近他,站在他身边,从这里望不到我们的星球,几乎什么都看不见,而这样的陌生带着股怪异的令人兴奋的气味,我对此毫无抵抗,这便是为什么我在此处。
任何一个生命看起来都是如此渺小,唯有无机广袤的未知世界才是永恒。
我们从虚无中诞生,终在虚无中寻求到永生。
Alfred笑着摇头,他年轻的脸上稚气未脱,有人说他的眼睛像天空,而实际上天空比起那双眼来说单调太多。
“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他抿着嘴角,“其实看不见...

Remind-3

-attention!
马上就要没屯粮了,争取今年暑假完结!

&
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们,亚瑟或是阿尔弗雷德。
我低声对阿尔弗雷德说,今天就这样吧,我累了。他不解地看着我,最后还是顺着我的意思走出了房间。
我感觉我像个罪人,同时也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亚瑟是多么期待,我将他的期望推到顶端,然后故事轻易地迎来了大转折。
我看向亚瑟,他低着头而后面对我,朝我扯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

“去吧Carrie,给我点时间自己待一会儿。”

我轻轻对他点头,退出门时阿尔弗雷德还在楼梯口,他似乎想问我什么,最后只是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把书房门关上了。
我们走吧,我对阿尔弗雷德说,我们保持着安静的状态一直出...

他走进去的时候Arthur刚醒过来,他半眯着眼睛看着Alfred在窗边关窗户的黑漆漆的背影,然后轻轻叫他的名字。
“我吵醒你了?”他坐到床边,伸手把Arthur的手抓过来捏来捏去地玩。
“没有…”
Alfred身上还穿着那件办party时应景的有奇怪印花的T恤,他的身上有蛋糕的甜腻气息,特别是在他伸手来探自己的体温时,那股甜味愈加清晰。

“客人们都走了?”
“嗯。”Alfred回答,似乎为他退烧而松了口气。
“我晕倒了吗?”Arthur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但Alfred执意把他按在原处。
“吓了我一大跳,不过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了。”
Arthur叹口气,迷恋Alfred手上温度似的靠在他胳膊上,Alfred...

Remind-2

-attention!



 有关此部分内容 不嫌我烦的卡卡小天使有画过最后一个场景 链接  她真的超棒!

&
之后的这天我起得很早,grandma还在厨房准备早餐,我在旁边给她打打下手。
把盘子端出去的时候她问我最近过得如何,我嘴里咬着刚刚偷拿的半块面包含含糊糊地对她说不错,grandma把牛奶放到桌上,坐在我的对面。
“感觉你最近挺开心的,”她顿了顿,“虽然有些好奇你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但是至少看起来不是坏事。”
“当然不会是坏事,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什么时候过来?”
“谁知道呢?”她耸耸肩,“那小伙子说话到清不楚的,我...

天啦噜!!!!!!!好赞!!!(尖叫  我实在是(被虐到了啊喂)谢谢卡卡;卡卡太棒啦!我会努力不坑的!于是我决定要在正文加上这一段 以及好好好嫁给你嫁给你hhh



Kardo-Q:





我总算是开始点图还债了。



先是阿静静 @Dactyl- 的……嗯……其实看不见幽灵的alf和幽灵artie的谈心,出自阿静静的remind。然而画出来也不是一回事儿(、



于是carrie可以嫁给我了吗?(wink



最后是被自己被异变的画风惊吓到的一张涂鸦:P



Remind-1

-attention!
这东西很长:D仍在贴吧连载中但快要完结了
因此将修改版在LF陆续po上
意外地承载了一些看好的目光!很感谢催我更的伙伴们——然而我依旧很慢
希望能将我心中所想全部传达到吧


如果你能耐心读下去那就太感谢了
-以上!

&
前些天我将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洗了出来——画面上有我笑着的大脸,还有身后的亚瑟,我能感觉到他漂亮的绿眼睛,柔软的金发还有端着茶杯的纤长的手。
当然我知道照片里没有这些,我拥有的关于亚瑟的一切只剩这张照片上我身后那个浅淡的影子和我满脑子的回忆。我把照片印了两份,一张在我的相框里,另一张我将它装进信封打算寄给阿尔弗雷德,我知道他会明白这是什么的。
时隔不久,我相信我...

“那我们呢?不是大不列颠也不是合众国,我是说,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说,“我不想听什么该死的同盟或者外交,你认为我们该是什么关系?”
他用他带着温度的目光注视着他,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剧烈地燃烧,点燃了那片天蓝色的宇宙,灼伤亚瑟的眼睛,同时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他感到某种不属于自己但却无比清晰的情绪在对方眼里酝酿,发酵,渐渐地要冲破束缚,他发现自己听不见会议室里呼呼的空调声抑或是挂钟嘀嗒嘀嗒的声音——他能听见的只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对方浅浅的鼻息。

“成为我的恋人吧,亚瑟。”

他的眼睛里有使他整个世界炫目的太阳。

我有一个英国人室友,他有祖母绿色的眼睛,容易睡得翘翘的的头发,粗得令人印象深刻的眉毛,他嘴很毒,实际上人很好。

我们的关系曾一度很好,差一点就快要成为恋人。在某个寒冷却甜蜜的圣诞夜,他扯住我的领子亲吻了我,但却一言不发。在那之后他的脾气开始莫名其妙地很糟糕,我们为一些小事吵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我愿一次次原谅他,但他似乎并不稀罕我的示好。

最后的那天他在摔门离去之前回头看着我,接着一字一句笑着对我说:“恨我吧,我希望我能从你的生命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是我最后一次和他见面。

之后又过了两年,我有了新的朋友,甚至谈过几次短暂的恋爱。我发疯似的找过他但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如同他说的那样。我始终留着隔壁的

近期2p

-1p是给沙丁的生贺,但是太烂了不好意思送(´._.`)
-强烈的ooc与中二正扑面而来
-2p是给知更的生贺
-擦边球看起来不会被屏蔽
-2p加在一起当作自己几天后的生贺了xxx

&
我做了一个梦。
蓝紫色的天空,遥远的地平线的那端被宛如燃烧着的夕阳泼成大片金黄,我站在古老的森林外,耸立起的城堡高塔像一座绿海中的孤岛,印着黑桃图腾的旗帜被风撕扯着扬起,尖细的杆顶上站了一只肃穆的鹰。
那是一面丧旗,没有人告诉我但我明白那是一面丧旗。大地静默着,唯有风与残阳翻滚着腾起汹涌的情绪。鹰在与我视线接触时拍着翅膀飞走了,我的心里充斥着悲悯,然而——
我即将离去。

&
“Alfred!”
数学老师用必...

早晨室内外的温度都不高,图书馆的空调还没打开,敞开的窗户外吹进来的风和书陈旧的油墨香是最好的制冷剂。
Rosa坐直身子,调整坐姿的动作让棉质的裙摆轻轻蹭上她的小腿。

柯克兰家的人在某些地方十分相似,他们敏感,独立,在一些地方可以叫做刻薄,但优雅的贵族风格像刻在骨子里一样——你还可以发现的是,他们难得有什么朋友。
这是Rosa在这里过的第二个长假,独自一人,本应与她一同分享百无聊赖无处消耗的亢长假期的该是和她一起来这边念书的哥哥,但他和他的小男友跑了,于是她只有和图书馆呆在一起。
每天早上她都是第一批到达图书馆的人,坐在靠窗那一排的最后一张桌子,比起阳光直射她更喜欢抬起头的时候能看见对面桌上,阳光穿过窗...

到底是何等巧合我才看到它!卡卡你打上让我来收图的tag我就会来了吗!!!(真的来了x)卡卡好赞啊qqqqq好赞啊qqqqq我诚惶诚恐着

Kardo-Q:

给阿静静的carrie和片段!!carrie好可爱啊^q^
顺便阿静静的remind好看好看!!幽灵英////去贴吧可以看到阿静静的文噢:D去看吧去看吧!!
【我不知道我一大早爬起来在糊什么】

【如果偶遇到暗恋的人,应该怎么办?】
【?!你在哪?】
【别打电话过来亲爱的!我在图书馆】
【……:D你确定这是偶遇?】

臭小子,少说两句也不会有人觉得你是哑巴。
我坐直身子,手开始不自觉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我当然不指望能从阿尔弗那里得到什么值得借鉴的建议,我只是——有点紧张。
我把手机放回到桌上,悄悄朝和我隔了两个空座位的女孩身上看,她仍专注于那本砖厚的书,纤长的手指轻轻夹住纸页。
晴天为她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光,夏天也变得柔软起来。

第一次见她是在鸡屁股太太的文学课上,我当然没有报这门课,那次是帮弗朗索瓦丝签到(她没去过几次),她坐在第一排,背挺得很直,浅金的长直发用浅绿的发带扎成两个马尾,发尾扫着她单薄的肩...

我也不知道我在床上躺了多久,我闭着双眼,但思绪仍是无比清晰——直到我听到Alfred的呼吸平稳下来,我知道他已经睡着了。
我睁开眼,灰白色的天花板和我的心情一样平静。
我明白我的目的,为此我将我所爱的一切都毁掉了,我攥着手上早已皱巴巴的希望依旧相信我能走到最后。
这看起来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在选择它之后我能做的只有继续,然后期待最后那天不会是今天这样的阴天,在那之前我不会停下。
我把Alfred搭在我腰上的手拿开然后轻手轻脚地从被窝里出来,穿起被扔在地上皱巴巴的衬衫,我回头看看床上那张熟睡着的年轻的脸,我想他快要发疯,却在这麦比乌斯式的循环中断送我们的每一次相遇。

我从不为此后悔,也不愿意将自己置于无...

300fo感谢!
点文写评论第一个!
不写R抱歉(如果有哪一天我也能写R就好了
占tag抱歉!

新年贺
第一个评论点文:D不写R
米英限定占tag抱歉

& KQ
& 之前伙伴的点段 @鳳寧修_痛經就找王杰希 
& …抱歉很渣orz還拖了那麼久
&迟来的情人节快乐









今年的蔷薇花颜色格外的漂亮。



在神明祝福的领域里,蔷薇长年绽放着,冬天即将离去,春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暖和的天气和灿烂的阳光总令人心情愉悦。



新King已经度过了他上任最忙的一段时间,他得到了时间之神的青睐,并向世界宣布了他将创造有史以来最繁盛的国度。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做的看起来还不错。花节里政事可以暂且放到一边并不代表King...

【米英】Game[短篇Fin]

我需要感谢你的馈赠(微笑)礼物是一包刀片 安心等着我的回礼吧后妈。

红茶莓:

※时隔8个月的回圈作


※送给@Dactyl- 的点文


设定:RPG游戏


※部分性描写


※希望喜欢。



【米英】Game



> > >


    你相信真正意义上存在着重新开始一说吗?



   不息不止的生命,永不停止的循环往复。死去的时候可以假装不...

First meet

•新年贺的KQ终于憋出来了——要说的话这不算KQ…将就了,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今年第一篇就那么烂…
•私设蛮多
•然后我继续神隐

这个世界是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创世的神明祝福这片大地,给予它生命、魔法还有一些更奇妙的东西,而在这片本身就是奇迹的大陆上你不妨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是这片大陆上最优秀的人,神所认可的人以及神赐的身份。
那是一个暖洋洋的春天,距离前任国王逝世还有几年时间。而现任的时间之神选择的人——他们头上还没有King和Queen的称谓,准确地说他们还没有正式认识。

黑桃国有四大国中最长的海岸线。这里的海与它的蔷薇一样负有盛名,湛蓝色的海一直延伸到视线不能触及的地方,在尽头与...

“礼服试了吗?”
推开门的时候我问,然后在看到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时,我明白我白问了。我环顾四周,最后看见我正对着的那扇窗户大开着,Arthur跨坐在窗台上,一脸诧异地望着我。
天哪。
于是我也一脸诧异地望着他。
“你在干什么?下楼浇花?”
上次他就是以这个理由想从花园溜出去。
“不……也有可能吧,”他心虚地避开我的目光,向下望了一眼,然后回看向我。
“但现在人差不多全家人都睡了——而且你在二楼。”
我向前走了两步,被他用手势制止,我看着他的眼睛,那与我相差无几的绿色里跳动着热烈又疯狂的火光。
“明天就是婚礼,别干傻事。”
“我知道,”他快速地打断我,犹豫似的顿了顿,“我知道,我觉得我想的还算清楚,因为出身,我...

独身一人参加party是件很糟糕的事情,或许可以说是逊,总之周围的人都成伴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Alfred坐在那里感觉很尴尬——把可乐吸得太大声时会被瞪。

帅气的篮球队主力,闪亮的刚入校就引人注目的,阳光健气,笑起来让很多学妹学姐脸红的Alfred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大多数人不大相信。
一叠情书都放在他寝室的柜子里,里面没有一个是他喜欢的人。

十分苦恼,Alfred平躺在床上,额头上顶着他的PSP,他念了一个下午没停,这导致Arthur中途不止一次想用自己的电脑砸他。
Arthur是个好室友,大多数时候他不会给旁人制造麻烦,学生会的工作挺忙所以老往活动室跑。他泡茶很好喝,心情好的时候会分给Alfred...

买买买!!n

此地无眉十二根↓:

Kita:

终宣来了!

放下文字版的主要信息,更多内容请戳图。


原作: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CP:阿尔弗雷德x亚瑟

刊名:「Stop and Listen to me」

规格:A5

页数:96P

价格:35RMB

通贩时间:8月30日20:00

文:Kita

画手:LaughMaker。/华华/Rica/Camio

赠品:封面配套明信片&米英徽章/对

限定特典:前30名可得米英亚克力挂件/对


预售地址:http://item.taobao...

扩扩扩!小伙伴我们来一起扩!「x」k i ta准备得超用心哒☆━ヾ(*´∀`*)ノ━☆强推

Kita:

米英本一宣。

文+插图

吉他手阿尔弗雷德x旅行家亚瑟的故事 

基本信息如图!完整序章lofter里有发XD

特典图/插图/更多试阅会在终宣时更新

天窗链接-http://doujin.bgm.tv/subject/37334

麻烦各位帮忙扩散一下!!!

非常感谢!!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