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USK】立入禁止

-很 烦 躁


他从下车一直到摔门进屋都没有回头看那个美-国人一眼,亚瑟·柯克兰抿着嘴,好像能用一张臭脸把整个英-国都冰冻了似的。
他把外套丢在自己房间门口,然后在自己床边坐下,盯着深色的木地板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他有一点在乎阿尔弗雷德刚刚在自己身后会是什么表情,但在那之上,他为自己心里莫名其妙的悲哀感到无所适从。
他们在外面吵了一架,普通的朋友间聚会,来的基本都是认识的人。吵架原因很傻,其实他已经忘掉了,除开阿尔弗雷德最后那个让人火大无比的,停留在唇边的冷笑,他脑子里不能想到更让他难受的事情。
他突然对自己无法控制的情感绝望。
他是一个暗恋者,对方不可能知情,他估计阿尔弗雷德连他在自己的生活中占了多大分量都不清楚。
这不是阿尔弗雷德的错,他别扭地躺倒在床上,就算他再难受,这只是难受,恰到好处地卡在愤怒之下,连骂阿尔弗雷德一句混蛋、快去死吧都做不到。
挑起这事端的是阿尔弗雷德,若不是他暧昧的语言和眼神——至少在亚瑟眼里,他的动作总是带着某种难以启齿的暧昧——无微不至的关照…这种无望的爱情早就该被自己扼死在种子里了。
他翻身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屏幕,没有短信也没有其他社交软件发来的消息。
如果看到自己这样的态度,阿尔弗雷德再迟钝也该知道自己生气了才对,他可能会发来消息要求和好,他向来会这样做,但亚瑟在看到空空荡荡的消息通知栏时意识到阿尔弗雷德根本没有义务这样做。
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过于无理取闹了…的确足够无理取闹,他自己也这样认为。
于是愤恨地,他直接把手机关机,不管有没有消息都不准备再接了,失望变成某种自暴自弃的气愤,这种情绪化的做法让他自己都感到违和。
这种鬼东西让人智商下降到负。
他强迫自己站起来,无视刚刚聚会上些许酒精给自己带来的眩晕,打开电脑,然后打开自己写了一半的论文。
——阿尔弗雷德会给他发消息吗?
好吧,就算那个情商为负的家伙不跟自己联系,说不定会有其他人有事找自己。
于是亚瑟回头,把刚刚关机不久的手机开机。他紧盯着屏幕,然后无不意外又难过地发现还是没有消息发过来。
这下子他真的不期望了,大概,至少他这样和自己说了。
阿尔弗雷德是个典型的受欢迎的人,在学校里有很多朋友,有很多女孩倒贴着追他,他本人也喜爱社交——和阿尔弗雷德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连亚瑟都能数出好几个来。
自己只是他的同租人而已,两个大男人之间能发生什么?现在想想自己的心情真是可笑至极,亚瑟快要冷哼出声了,他烦躁地把半篇论文看了好几遍,一个单词都没看进去。
亚瑟·柯克兰从不轻易贬低自己,但这段注定无果的恋爱太傻了,可能是会被他载入自己的人生记录中的大蠢事。

只是喜欢他而已。

开朗的部分,大度的部分,有时带着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的部分。说不出具体是哪一点,总之他喜欢他。
只是喜欢他而已。
亚瑟深叹一口气,感到无可奈何。如果因为这件小事就和阿尔弗雷德绝交,他一定会苦恼到人生尽头,主动求和太丢脸了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他开始担心阿尔弗雷德到底有没有重视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情。
说白了亚瑟在他眼里可能只是一个朋友,一个住在一栋楼的朋友,脾气性格不怎么讨人喜欢的朋友。

太绝望了。

他把自己重新丢回床上,盯着不远处悠悠亮着的电脑屏幕,后悔淹没了他,自己无理取闹的想法让自己受罪颇多…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各种猜疑试探太辛苦了。
亚瑟这样想着,就快闭上眼睛沉入睡眠,房间门被敲响了。
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门那边是阿尔弗雷德,他弹起身,在床上呆愣着坐了几秒,反应过来之后他咽了口口水,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了,但开始不知原因地手脚冰凉。
亚瑟走到房门口,再次犹豫之后把门开了条小缝,透过那条缝他看见阿尔弗雷德半倚在门口的墙边,表情说不上什么愉快——当然不可能愉快。
阿尔弗雷德看起来有些疲惫,轻皱着眉头朝亚瑟问好,他用眼神示意亚瑟能不能让他进房间。
“我头疼,”亚瑟冷淡地回应,“所以你还是在外面讲吧。”
“好吧好呢…”阿尔弗雷德一脸败给他的表情摇了摇头,“我是来道歉的,亚瑟。”
“道歉?”话说出口他发觉自己的语气可能有些过于讽刺。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僵了僵,但是他忍住了。
“是的…抱歉,亚瑟,”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脸上是诚恳的表情,“我不该和你在外面吵架,太幼稚了…真的很抱歉,我应该多多考虑你的想法。”
“别说得那么肉麻,阿尔弗雷德,这段话听起来就像是吵架之后的情侣想要复合。”
阿尔弗雷德大概是认为亚瑟在开玩笑,如果在开玩笑那亚瑟已经原谅他了,于是阿尔弗雷德低头笑了笑,抬眼看着亚瑟。
“你真不准备让我进去坐坐吗?”
“阿尔弗雷德,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你今天没做错任何事。”
“嗯?”他迷惑地看向亚瑟,完全不知道英-国人到底想表达什么。
“你从一开始就不该和我认识。”

评论(8)
热度(65)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