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前些日子给呆呆的生贺
-师生
-可怜兮兮的我可怜兮兮地在帝都APO门口无法进入


接近零点,好孩子在这个时候应该上床睡觉了,亚瑟·柯克兰刚刚结束他在酒吧里与同事们的聚会,他找了一个理由,提前离开。他礼貌性地喝了一点度数很小的果味气泡酒,所以就算他酒量再差他也不至于头晕。他酒量和酒品都很糟糕,但不幸的是他对酒精的渴求强于他自身的承受能力。刚刚那几口果酒恰到好处地勾起了他喝酒的欲望,他肯定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干出什么有违自己形象的事情,所以他想快些回家,翻出自己的藏酒,一个人在家喝上几杯然后睡觉。
他心情愉悦地加快脚步,不过才走到酒吧门口,他就恼火起来,他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那人被一左一右两位穿着暴露的女郎扶着,走路晃晃悠悠,明显喝醉了。他只希望自己没看见他——但他看见了,而且不可能不去帮忙,所以他回家之后的计划都泡汤了。
“琼斯。”他皱眉,跟上前拍了拍那醉鬼的肩膀,阿尔弗雷德迷茫地回头,在看到亚瑟之后露出个傻乎乎的笑,他的脸红得不正常,他的眼神告诉亚瑟他晕乎乎的,但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却闪闪发亮地盯着他。
“嘿,嗨!”他兴奋地打招呼,然后对旁边莫名奇妙的姑娘们挥挥手,“看吧,我的英格兰小甜心来接我啦,所以你们别执意送我回家啦。”
姑娘们明显对亚瑟的出现感到十足的不满,她们抱怨着瞪了亚瑟一眼,似在怪罪他搅黄了她们的计划。亚瑟感到尴尬,特别是在阿尔弗雷德主动而又热情地扑到他身上挂在他肩膀上时。
“你该给你的师长更多尊重。”他咬牙说,还想数落阿尔弗雷德几句,但那小伙子明显什么都听不进去。他把半边体重倚在亚瑟身上,脸上的笑在遇见亚瑟后就没停过。
“真是撞大运啦!”他身上都是酒气,不需多想亚瑟也能猜出他喝了多少。
“你还没成年吧?”亚瑟有些生气,“你现在的举动极其不服你作为学生的身份。”
“别那么冷漠,柯克兰先生,”他把他脸上的眼镜摘下来,随手放进胸口的衣兜,“真谢谢你,不然我都不知道今晚怎么办。”
“拿你没办法,”亚瑟不满,“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没有下次。”
“我家——我没带钥匙,家里没人。”阿尔弗雷德低着头,半眯着眼睛像是累极了,“出差、出差和交换生学习。”
亚瑟在心里哀嚎一声,他扶着一个大麻烦,而且那麻烦正紧紧扣住自己的肩膀。
“带我回家吧柯克兰先生,”阿尔弗雷德声音闷闷地发出来,他抬头直视亚瑟的眼睛,撒娇般乖巧地说道,“我记得你独居。就这一次,拜托啦。”
他得把这个大麻烦搬回家了,亚瑟想过拒绝,但是他没办法拒绝,对方是他的学生,他没办法置之不顾。无奈之下他点头,阿尔弗雷德欢呼一声,然后由亚瑟扶着往外走去。
“下次出来——不,成年之前你都不能再这样做了。你至少该想想自己之后该怎么办吧,刚刚那两位看起来都想钻进你的怀里了。”
阿尔弗雷德笑出了声:“我以为你会说裤裆…啊,这是一次意外,我发誓……”
亚瑟轻哼了一声没有回话,阿尔弗雷德多数时候是个好学生,他开朗外向,是帅气的校篮球队主力,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会喜欢他。他平日里就喜欢找亚瑟搭话,他认为那些套近乎应该是阿尔弗雷德社交活动的一部分。这是亚瑟第一次看到阿尔弗雷德这么失态,说实话,他觉得这样的阿尔弗雷德也很有趣,换个词来说是可爱。
“柯克兰先生…我可以叫你亚瑟吗?”
“不可以。”
“好吧…亚瑟,”他声音较平常来说软绵绵的,晕乎乎,“你长得真好看…我发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英-国人,那双眼睛也是…”
“你该少说些话。”他被阿尔弗雷德的话和动作弄得手忙脚乱,但那大男孩还是稳稳地搭在他身上。
他叫了一辆计程车,阿尔弗雷德真如他的建议没有再开口。他把脑袋靠在亚瑟的身上睡着了,亚瑟紧张得动都不敢动,一直到计程车停在他家门口,他才小心翼翼地把阿尔弗雷德叫醒。
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清醒过来,然后像是被亚瑟下了一大跳,他支吾着叫了声老师,然后莫名奇妙松了口气。
阿尔弗雷德的步子还是软的,亚瑟扶着他走进铁栅栏,然后艰难地开门。
“该死的,你这家伙真重。”
阿尔弗雷德只清醒了车上那一分钟不到,他甜呼呼地对亚瑟笑着,被亚瑟扔到了卧室的床上。
“我家就只有那么大,你睡沙发或者我睡沙发…好吧,你的状态不像是能回答,那么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冲个澡,这天气真他妈糟糕。”
直到亚瑟擦着他湿漉漉的头发再一次进房间,阿尔弗雷德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闭着眼一动不动。
“你睡着啦?”
“噢…先生…”他痛苦地睁眼,“我觉得我头有点疼。”
“谁叫你和那么多酒,”他白了阿尔弗雷德一眼,“你要去冲个澡吗?”
“好。”阿尔弗雷德对他眨眨眼,“但我起不来了。”
“我真担心你在浴室里摔死。”
“那么担心的话,你不如和我一起再洗一次澡,”阿尔弗雷德厚颜无耻地对亚瑟伸手,“你来拉我把。”
亚瑟照他说的做了,他握住阿尔弗雷德温度偏高的手,用力拉他但阿尔弗雷德没有一点配合他动作的意思,只是躺在那儿盯着他,直让他后背发凉。
“如果你真心想要起来你最好——啊!”
阿尔弗雷德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就把亚瑟拉翻在床上,他翻了个身,于是自称一点力气都没有的醉鬼把亚瑟压在身下,他用一只手把亚瑟两只手固定在一起,另一只手撑在亚瑟头边。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亚瑟一大跳,他吃惊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对方背光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眼睛让他心狂跳。
“别闹了,阿尔弗雷德。”他努力保持着镇定,但声音还是发颤。
“亚瑟…”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眼神让他不安起来,他的脸在发烧,他很紧张,他们两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就快踏入雷区。
亚瑟咽了口口水,无法面对阿尔弗雷德发烫的眼神而转开脸。
“我是你的老师。”
“但我喜欢你。”
“…我是你的老师啊!”
“我知道,”他轻声说,“你知道我喜欢你。”
亚瑟没有开口,他紧抿着嘴唇,侧头盯着阿尔弗雷德的袖口。
“我会在明天忘记这些事情的,我…你可以把它当作喝醉酒之后的神智不清,”阿尔弗雷德的脸带着喝醉酒的红晕,其中可能还掺杂着一些害羞,“如果你不讨厌的话,我很想——”
“你讨厌亲吻吗?你讨厌我的触碰吗?”阿尔弗雷德放开亚瑟的手,他重心下移,骑在亚瑟身上,但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亚瑟想要开口,但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可以挣扎,甚至往阿尔弗雷德的下巴上来一拳,但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感觉阿尔弗雷德向前俯身亲吻他的额头,用手轻轻拨动他的额发,亲吻从额头到嘴唇,唇齿间青涩的交流和腰上不安分的手让他心跳加速。阿尔弗雷德身上酒的气味像是通过那个长长的吻过渡到了他的身上,他没有按照原计划一个人品尝他的藏酒,但他还是醉得发晕。
明天他会当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他想着,双手环上阿尔弗雷德的脖颈。

评论(3)
热度(36)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