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他变小啦!

-不知怎的 我就是觉得我的智商在直线下降…
-一只子英


美-国在假期开始的第一天没和对方打招呼就到了英-国家。那时还是清晨,街上行人不多,他面着带着晨雾气息的朝阳,满心都是即将与恋人见面的甜蜜与欣喜。
英-国肯定已经起床了,或许正在吃早餐,一边看今天早晨的报纸一边喝早茶。
他想象了英-国见到自己突然出现在他的门前给他一个早安kiss时可能出现的表情,以及英-国可能穿着什么衣服,是先给他一个拥抱还是先指责他的突然来访——之类的无关紧要十分琐碎的各种事情,唯独没有想到开门的根本不是英-国。

他敲了门,笑眯眯地站在门前,然后开门的是苏-格-兰。
粗眉毛的二哥保持着用身子挡在半开的门前的姿势,皱着眉头盯了美-国半晌,他可能在思考要不要放美-国人进门,或者干脆在等美-国人自行放弃。不过美-国并不准备理会对自己一点好感都没有的苏-格-兰的心情,他朝里望了望,示意对方是不是该把门打开,恰好这时威-尔-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好极了,美-国难得地感到棘手,看起来英-格-兰的三个哥哥都在这里。

“早上好,美-国。”威-尔-士的脾气看起来比苏-格-兰好很多,他把手上的茶杯放回到桌上,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你吃早饭了吗?”
“吃了,谢谢,”美-国扯出个笑容,他本来应该和英-国坐在这里,甜蜜美好的二人世界,“英-格-兰在哪?”
“还真关心他。”苏-格-兰从鼻子里发出嗤笑的声音,语气让美-国有些紧张——这感觉就像和对象家里刻薄的大舅子见面。
爱-尔-兰从头到尾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到这边来,他盯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倒腾些什么。
这里只有威-尔-士看起来比较正常,但是美-国知道他随时可能变出条火龙来烧了这栋房子…大概。他对这几个哥哥的印象都只停留在他小时候英-格-兰给他讲的故事里那几个大恶棍,这样的阶段。他们见面次数很少,这样单独会面是第一次。他和英-格-兰交往已经很久了,期间他从来没和对面几位当面聊过天,某种意义上这是恋人的失职,但他并不想在今天补上这些不足。
他很在意他宝贵的假期。
“英-格-兰在哪里?”他再次发问,看到威-尔-士叹了口气。
“出了点小意外,”他说,“不然我们也不会跑过来。”
“他怎么了?”
“可能是打赌打输了。”苏-格-兰一直瞪着美-国,好像他不应该对自己的弟弟表现出过分的关心。
“也有可能是恶作剧。”爱-尔-兰补充,还是没抬眼。
“他在哪儿?”美-国有些着急了,他把手撑上桌,问题是对着威-尔-士说的。
大哥瞥了他一眼,似在指责他的急躁,然后告诉他英-格-兰被他们锁在房间里了。
“他又变成那个小鬼啦。”苏-格-兰的语气像在幸灾乐祸。

美-国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哥哥们带他去英-国的房间看被施了点儿无解的小魔法的英-格-兰。他们把房间门打开,但是没看到里面有人,只有大开的窗户边,窗帘被吹得晃晃悠悠。
“该死的。”苏-格-兰皱眉,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冲下了楼,并且成功地在英-格-兰偷跑出院子前抓住了他。他们把他揪回来,提回床上。
面对只有自己腿那么高的小英-格-兰,美-国感到十分惊讶,英-国大概只有当年自己与他初遇时那么大,头上还挂着刚刚偷跑过程中蹭上的树叶,眼泪花花地瞪着自己。
他见过英-国因为魔法长出角,也曾因为他的魔法被和他一起打入莫名其妙的游戏世界——见到小英-国,这还是第一次。
那孩子充满敌意地远离美-国他们,缩在床角,可怜兮兮地包着眼泪的同时还在仔细打量陌生的美-国。
据威-尔-士说,他这两天在这边处理一些事务,昨晚临走前过来和末弟打声招呼,那个时候英-格-兰就已经变小了,在客厅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
经过观察他们发现变小的不仅是体态,还有心智,英-格-兰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小时候,所以他根本不认识美-国,对几个哥哥的态度极差。只要威-尔-士他们在房间里,小英-格-兰就会像只小野猫一样竭尽全力地逃跑。
所以美-国的到来算是解救了哥哥们的危机,小英-格-兰对美-国不算反感。

“他不挑食,但你也要给他吃好的。”
“午饭后有午觉,晚上九点半必须上床睡觉。”
“别老抱他。”
“下午三点钟下午茶,不需要太多点心——你会泡茶吗?”
“糖要限量,不要给他吃太多。”
“不要揉他的头。”
“看住他别让他跑出去了,出了这个门你绝对找不到他。”
“你要记住,就算今天他变小了,他也不是你的弟弟。”
美-国只能把脑袋点得像鸡啄米,听哥哥们给他一条一条吩咐,他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那种不满。他们对他向来抱有敌意,而且大部分不是因为政治因素,明显他们不放心把弟弟交给这个美-国人照顾。
但他们不得不这样做,阿尔弗雷德想,一心只期盼威-尔-士他们能快些离开。然后在粗眉毛柯克兰们留给他威胁的眼神,他满脸堆笑地关上门之后,美-国第一时间冲上了二楼,小英-国的房间。
那孩子正把自己吊在窗台上尝试往上爬,美-国利索地把他抱下来,让他坐在椅子上,自己则蹲在他的面前。
“我们说好这个假期要好好待在一起的——变小了也算是在一起吧。”他自言自语般念叨。
“你是谁?”小英-国朝他眨巴眨巴眼。
“美-国。威-尔-士他们已经走了,你可以别老想逃跑了。”
“美-国?”小英-国不满地噘嘴,“那是什么鬼东西我从来没听过。”
“别那么不可爱…你应该和你看起来一样可爱才对!”他伸手去捏小英-国肉乎乎的脸,那小家伙对他龇牙咧嘴,挥舞着小拳头想要挣脱他。
美-国那么小的时候——他那么小的时候可要比这小孩可爱多了,至少在他有限的记忆中,小时候的自己可是甜得掉牙,因此英-国总和他念叨曾经的美-国是多么可爱,也因此他从来不愿意回忆起那些让现在的他羞耻得不行的往事。
为什么小时候的英-国感觉不一样?
“我可不怕那几个混蛋!”小英-国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说,“我可没有在逃跑!”
“好,好,”倒是这好猜的性格从头至尾都没变过,“我没有把你锁在房间里的癖好,所以我们一起下楼到客厅吧,你想喝点果汁吗?”

他只是从冰箱里给英-国拿了瓶橘子汽水倒给他喝,英-国端着玻璃杯犹豫了半天,似乎不大信任这杯颜色鲜艳的饮料。于是美-国对他爽朗一笑,端起自己面前的被子一口气灌了一大半,“哈”一声,然后示意英-国可以动口了。
小英-国学着美-国的样子喝了一大口,中途因为汽水太冲而停下来,眼泪都冒出来了,他眨巴眨巴眼,为橘子汽水的甜味儿惊奇。
“夏天果然还是冰汽水最棒啊!”美-国感叹,两口喝空了杯子。
“好喝…”英-国捧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为刚刚第一口汽水的冲劲而心有余悸,“谢谢。”
这孩子比普通版英-国更坦诚,美-国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这本来就是你家的东西啦,该是我说谢谢款待!”
“我家?”英-国没有理解,四下看看觉得自己对这个地方完全没有印象,家具也好,装修也好,完全是怪异又陌生的感觉。
最先开始他被吓坏了,特别是睁眼就看到苏-格-兰放大的脸,然后他用小弓箭狠狠敲了苏-格-兰的头。他的武器随即被大哥没收了,这让他很没安全感,在他准备逃离这个怪地方并且差点就成功的时候他被抓了回来,他见到了美-国,尽管他对这个男人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但是他的陪伴的确让他感到了安心。


评论(10)
热度(102)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