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Pretend

&复健失败

&标题没有任何意义



-

或许我该出一次门。

 

罗茜把她的大衣挂在门口,人打着电话进屋了,最近她似乎认识了新的朋友,而我,待在家里度过了第二个秋天。我在落地窗前看我们的庭院,在这尴尬的季节里,花几乎都掉落了,仅剩沾着灰的暗绿色叶片,在偏冷的空气里颤颤巍巍。

这该算是个不错的天气,微弱的太阳光显现出苍白的色彩,是晴天…呢。

我眯着眼,突然期待起湛蓝的一望无际的天空。我想起我家的猫前几天跑掉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甩着它可爱的尾巴,用那种轻巧柔软的步子。或许我该去找找它?我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出去走走,呼吸呼吸外面的浑浊空气。

 

“罗茜,”我站在她房门,她朝我指指她的手机,然后点头示意我说下去,“我出趟门。”

“恩?——抱歉艾米,我有点事你先别挂,”她追着我走到客厅,表情就像见到了活的薄荷飞飞兔,“你要出门?”

“对,我要出门,”我把挂在门口的围巾绕在脖子上,回头看见她仍是一脸惊讶,“你呆在家里几百年没出门的哥哥要出门去了。”

我对她笑,她愣在那里然后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她朝我露出那种表情,许久不见的温暖笑意,让我有些担忧我将辜负她的期望。

“你准备去哪里?”她走上前帮我整理我围得乱七八糟的围巾,语调温柔,我低头看她,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金发,她怪罪般看我一眼,脸上依旧是甜乎乎的笑。

“取材?——或者去买点甜甜圈?谁知道呢,我去走一圈,去去就回。”

“机场呢?”

“不去。”

“……路上小心。”

她站在门口对我挥挥手,我有些恍惚,仿佛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似的,熟悉感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转头面对人来人往的街道。

来吧,我将迈出这一步,仅此一步,为去年的你和我。

 

 

-

 

 

他发誓,阿尔再不到他就会离开这个地方。快餐店里空调很足,音响里放着最近人气很旺的吵闹口水歌,隔壁桌的小孩缠着母亲要本季限定的小玩具,吵得他头疼。朝玻璃店门张望许久他都没有看到阿尔弗雷德的人影,于是他暴躁地掏出手机拨出那个电话,他想可能路上有点堵车,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阿尔弗雷德该给他一个解释。

他的确没想到阿尔的手机铃声会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回头,阿尔正慌乱地掐断他的电话,目光撞上后那家伙尴尬地对他挥了挥手,说了声“Hi”。

 

“你什么时候到的?”亚瑟板起脸,把手上的纸巾递给阿尔。

“十分钟前。”他抬头看着亚瑟,尝试用屡试不爽的笑容讨他欢心,对方撇撇嘴没说什么,伸手把他的素描本从他包里掏出来。

“你在画我?”

“恩……”他有点不好意思,在亚瑟翻开本子之前把它夺了回来,“里面有HERO的秘密。”

又是那种表情,亚瑟感到苦恼,他轻轻用手叩着桌面,嘴里被阿尔塞了几根薯条,他咀嚼完后开口,阿尔弗雷德正在以滑稽的认真度为他的薯条挤上番茄酱。

“说吧,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

 

他们放歌的趣味依旧是那么令人恶心。我点了一份某人曾经最喜欢的套餐,端着它走到最里面的位置。

坐下之后我发现我无法对那个汉堡下口,再三选择下我打开番茄酱包,往自己嘴里塞薯条。那东西也是油腻的,有种挥之不去的烦躁感,我感觉我就像个青春期的高中生,放学后跑到这个地方用食物泄愤。

我的目光扫过橱窗外,那里人来人往,每个人步履匆匆,我相信像我这样没有目的地的人是少数。

我的注意力在一分钟后被邻桌的女孩吸引,她拿着手机,拔高声音时总会露出几个不和善的字眼。

“如果这样我们就分手吧。”

我听到她冷冷地说,但是眼角已经开始泛红,那是个漂亮姑娘,打电话的同时有意无意地把手上的吸管折磨成了惨兮兮的样子。

——感情嘛,那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吵架绝不是明智的决定,我在内心这样对她说,突然间意识到这句话对我自己的指向性大过于对她的建议性。

 

再往那边是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爷爷,然后是一对情侣,一堆学生。这地方向来吵闹,每个人恰如其分地嵌在里面,格格不入的人从开始就只有我一个人。

不知什么时候天气已经冷下来了,我的衬衫外套了一件薄风衣,面料轻柔的围巾并无太大御寒作用。在这种时候大口和加冰的碳酸饮料就是在自虐,我这样相信,但仍忍不住把那东西顺着吸管灌进我的嘴里,充满气泡的液体流经嗓子有种异样的难受感,我不愿意停下,就好像这是酒精饮料而非可乐。

我在里面呆了近半个小时,最后终于下定决心离开那里,我不知道我该去哪里,最合适的地方绝对不是快餐店。我走出门,迎面而来的风里夹裹着深秋的温度,我把围巾拉得更紧一些,轻轻呼气之后顺着街道往前走。

 

开过我身边的那辆车在超过我几步路后退了回来,这吓了我一跳,那人把车窗按下来,露出他那张愚蠢的脸。

“我以为我看错了,”他朝我挑眉,“居然在大街上碰到你,还是从快餐店里走出来。”

“真是让你失望了。”我忍不住瞪他,他看起来心情愉悦。

“你要去哪儿吗?”他问,依旧是股让我不舒服的感觉,“如果是机场我可以顺便搭你过去。”

“我自己有安排。”

我搞不清楚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我一遍,说得好像我需要这样做一样,我没有义务去,也没有心情去。

弗朗西斯明白了什么一般点点头,不过我知道他什么都没弄清楚。

“好,”他说,“他的飞机下午六点左右到,时间刚好合适吃个晚饭,”

“我才吃了东西。”我皱眉,让他快些点离开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他仍嬉皮笑脸地停在那儿。

“这个点?——你没事干对吧?”

“不,你从何得出这个结论的,我…呃…如你所见,挺忙,我在找素材。”

“如果是在找素材的话,那个地方就更合适你不过了,”他面对我的脸也是充满笑意的,让我想要揍上去,“上车吧眉毛,我顺便载不知道去哪里的你去个地方,就当做个好事。”

 

 

-

 

“你有梦想吗?”

“小孩子喜欢的玩意儿。”亚瑟从鼻子里发出哼声,用力把阿尔弗雷德递给他的易拉罐扯开,发出【呲】的声响。

“我有,”阿尔仰头喝了一大口冰饮料,放下瓶子时发出让亚瑟笑出声来的感叹声,他回头看着对方,“有梦想不好吗?“

“因人而异吧。“

“我想带着我的伙计离开这里,”阿尔弗雷德向后靠在椅背上,手拍了拍放在旁边的吉他盒,“环游世界,那一定棒极了!”

“是啊,小伙子翅膀长硬了,巴不得快点离开养他的故乡呢。”

“你的语气听起来刻薄极了亚蒂。”他笑得灿烂,眼睛里像是有星光闪烁,“你呢?你的愿望呢?”

“我?……我想我呆在这儿就可以了,有稿费就够了。”亚瑟把易拉罐送到嘴边,眼神朝阿尔弗雷德瞄去,他一脸失望,抱怨着揽过他的肩膀,害得他险些把饮料洒出来。

“诶——真是无趣啊。”

亚瑟叫嚷着热把阿尔弗雷德从他肩膀上扒下来,在坐正身子时有些怀念刚刚那炙热的温度。

 

 

-

 

那家伙执意把我扔到这里,在和他一起去机场间我选择呆在原地。那边有小孩在打闹,发出清脆的笑声,之前我从未意识到我在这基本是小孩光顾的地方有多么违和…现在这感觉弄得我有些不安。

我忍不住叹气,坐到之前常坐的那个长椅上,我安静地看着小孩子们玩耍,觉得这样呆一个下午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你觉得你被他背叛了。”

 

刚刚在车上弗朗对我说的话在我脑子里反复着,让我莫名想笑,我和那家伙没有任何约定,何来的背叛?我只是感觉不爽,为我心中愚蠢的念想。

莫名其妙走近我生活的人是他,自顾自走掉的也是他。我感觉我受到了冒犯,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大过我的设想,于是我有理由呆在家里一直不出门,和我那堆能帮我赚钱的稿件每天面对面。罗茜还没有受够我,我已经足够感谢了,我有时觉得自己是个废人,竟然为这种事情无法自拔,我不愿出门,因为在这个地方,每一段街道,每一个街角,都有我们之前的回忆。糟糕透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又有一种想要回家去的冲动,直到我看到那群小孩举着那只大肥猫大喊大叫着什么口号从公园那边冲过来。在他们身后,迈着灵活步子的,那只折耳猫是我家的。

 

阿尔夫注意到坐在这边的我时挣扎着从那孩子的头上蹦下来,在地上滚了一身灰之后朝我扑过来,那劲头让我有种这是只金毛之类的动物而不是猫的错觉。我伸手接它,任它在我衬衫上蹭灰,亚蒂要矜持许多,它跳上椅子,坐在我的旁边,慢条斯理地舔它的爪子。

 

“先生,”孩子们围过来,“它们…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样子。”

“是啊,因为这是我家的猫。”我皱着眉拍阿尔夫身上的灰,那家伙该为这坨东西找好了家才对,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还和我家前几天出走的猫在一起。意识到我的语气有些过于生硬了我抬头,对孩子们露出一个笑脸。示意他们可以继续和猫们玩耍,于是他们上前,伸手轻轻抚摸这两个小家伙。

我没想到亚蒂出来是为了找阿尔夫,而且它们真的待在一起了。那家伙走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阿尔夫,现在这只猫在我身上使劲蹭着像是在讨我欢心,我忍不住笑着揉它的脑袋。

 

“先生,你把它们丢掉了吗?”那个小女孩怯生生地开口时阿尔夫正眯着眼趴在我的大腿上,我抬头,有些吃惊地看向她。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它们身上脏脏的……”她垂下头盯着我身上的阿尔夫,“看起来也饿了。”

“并没有扔掉它们。”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她咬咬嘴唇,用那种带着温度的目光看向我。

“那…能答应我别扔掉它们吗?”她说着,其他孩子也朝我投来希冀的目光,“它们看起来很喜欢你。”

阿尔夫趁这个时间往我风衣里钻,末了探出个脑袋用它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我,亚蒂靠过来,蹭着我的小臂。天知道这些可爱的小家伙讨人喜欢的方法从哪学的,我脸上带上的笑容肯定灿烂极了。

“不会的,肯定不会的。”

我在这些小家伙身上感到了难得的温暖,我的围巾有些薄了,头因吹风有些疼痛——这些都不那么重要。

它们爱着我,这是多么令人惊奇的发现,又是多么让人感到幸福的体验。

它们爱着我。

 

“他爱着你。”

 

那声音突如其来闯进我脑海里,我猛地站起身。孩子们似乎为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阿尔夫也被我惊得跳到了一边,我尴尬地告诉他们我突然想起有些急事需要离开了,继而回头看着猫们,亚蒂轻巧地跳到地上,停在我的脚边,看起来它们准备与我同行。

 

我已经不记得到底是什么刺激我让我走出门,想要找的猫已经找到了,我说过的,我的行程我自有安排。我掏出被某人嘲笑多次的复古怀表看了看时间,确定好后整理心情出发。

前去说声再见,同时向未来致敬。

 

-

 

气氛从一开始就很糟糕,阿尔弗雷德想可能亚瑟听说过什么了,在他找他之前,所以当他把自己的安排告诉他后他也只是沉默不语。

“亚瑟…抱歉,我真的要离开了。”

“……”

“因为有要寻找的东西所以不得不踏上旅程!这样感觉也蛮帅气的呢,”阿尔弗雷德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小心地观察着对方的表情,亚瑟低头盯着地面保持沉默,让他心里有些发虚,他深吸一口气,“亚瑟——在离开之前,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闭嘴。”

他努力无视阿尔弗雷德震惊乃至受伤的表情,手把衣角捏得很皱但无法放开,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怎么都不愿抬头。

“别说什么了,什么都……你走吧。”他轻声说,阿尔弗雷德和他说过的,他知道他总有一天会离他而去,所以这该是他意料之内的事情,就是稍微有点接受不能,仅此而已。

 

-

 

我到达机场的时间正好,我站在大厅门口气喘吁吁,看见我的前方是弗朗西斯,他的前方,正对着我的方向,是朝他挥着手臂的阿尔弗雷德。我深吸一口气,朝前走去,弗朗西斯看到气势汹汹从他旁边走过去的我时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倒是阿尔,僵硬地愣在原地。

那段路程不长,他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我,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给我打声招呼,可惜我并没有好心到给他犹豫的时间。无视弗朗西斯的大叫,我举起拳头,朝那张年轻的脸上狠狠挥去。

他可以但他没有躲开也没有伸手阻拦,于是他结结实实挨了我用尽全力的一拳,眼镜因我的动作飞出去,有路人停下来看我们,不过我们之间没有人在意。他一个踉跄,超出我想象快地抓住了我打他的手,他拉过我,狠狠地,狠狠地,用力与我有的一拼地抱住我,我的头被他按在他的肩头,撞得我有些疼,但我仍伸出手环住他依旧宽厚的后背回应这个拥抱。

我想笑,在那之前有温热的液体先一步打湿我的眼眶。

“那是你应得的。”我的声音不争气地有些颤抖,把头埋在他肩头的衣服里我深吸口气,“你欠我两样东西,一个道歉,我刚刚已经收到了。”

“还有一个是告白。”阿尔弗雷德扳着我的肩膀把我拉起来,他直视我的眼睛,恍惚间我看到了期待中的晴朗天空——这明明是深秋。

“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他用他愚蠢的动作牵起我的手,往我的手心塞了一枚小小的戒指。


评论
热度(47)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