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如果偶遇到暗恋的人,应该怎么办?】
【?!你在哪?】
【别打电话过来亲爱的!我在图书馆】
【……:D你确定这是偶遇?】

臭小子,少说两句也不会有人觉得你是哑巴。
我坐直身子,手开始不自觉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我当然不指望能从阿尔弗那里得到什么值得借鉴的建议,我只是——有点紧张。
我把手机放回到桌上,悄悄朝和我隔了两个空座位的女孩身上看,她仍专注于那本砖厚的书,纤长的手指轻轻夹住纸页。
晴天为她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光,夏天也变得柔软起来。

第一次见她是在鸡屁股太太的文学课上,我当然没有报这门课,那次是帮弗朗索瓦丝签到(她没去过几次),她坐在第一排,背挺得很直,浅金的长直发用浅绿的发带扎成两个马尾,发尾扫着她单薄的肩。
那位太太一开口我就不能自制地睡着了,一直到樱用胳膊肘捅了捅我,我迷迷糊糊地抬头,看见鸡屁股太太用可怕的眼神警告我,我从桌上爬起来,抱歉地对她笑笑,然后翻开弗朗索瓦丝的课本,空空荡荡。
“你来念吧。”鸡屁股太太用手点了点坐在第一排那位女生的桌子,她轻轻点头,站起来。
我在此时毫无睡意。

她的声音很好听,连带着那首诗也显得十分美丽,我坐在那里,心却已徜徉在森林般的浪潮中。
I will be the waves and you will be a strange shore
I shall roll on and on and break upon your lap with laughter
and no one in the world will know where we both are

你可以轻易地爱上一首诗,因为一个人。
她的每一个发音,每一个停顿都被我记在了脑海里。
我默念着,感觉文学课和鸡屁股太太都变得可爱了起来,我简直想抱住弗朗索瓦丝感谢她让我来替她上课。剩下半节课我一直盯着那个坐在第一排的女孩的背影,我想下课去搭话,但就在后座我才认识的姑娘与我交换FB账号的时间,她已经离开了。

在此之后我又溜过来上了几次课,可我一次都没能和她说上话,在点到时我听到她的名字——
Rosa·Kirkland.
她似乎没有什么很要好的朋友,每次都坐在第一排的位置,第一个到也第一个走,总和我微妙地岔开。
所以当樱问我是不是认识她的时候,我只有傻乎乎地告诉她我不认识,但我想认识。
樱抿嘴笑笑,告诉我那是个有趣的人。
不少人为了罗莎来报这门课,在学校的文学社她算是小有名气,樱和她熟识,但我不准备靠樱引见。
Heroine准备自己做这件事。

到今天,我们才算有了第一次交谈,虽然内容是“这里有人坐吗?”“没有。”,这算个挺好的开端不是吗?
重点是她现在就在我旁边!!!!
这已经突破了之前有记录的最近距离,我正在苦恼着如何开口进行接下来的搭讪。
事实上我口袋里有两张下午场的电影票,像阿尔弗说的那样,这场偶遇是我人为制造的。在摸清楚她来图书馆的时间后我将迈出历史性的第一步——虽然第一次搭讪就约去看电影有些奇怪但我不介意。
这可是假期,天气晴好的假日。

评论
热度(41)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