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我也不知道我在床上躺了多久,我闭着双眼,但思绪仍是无比清晰——直到我听到Alfred的呼吸平稳下来,我知道他已经睡着了。
我睁开眼,灰白色的天花板和我的心情一样平静。
我明白我的目的,为此我将我所爱的一切都毁掉了,我攥着手上早已皱巴巴的希望依旧相信我能走到最后。
这看起来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在选择它之后我能做的只有继续,然后期待最后那天不会是今天这样的阴天,在那之前我不会停下。
我把Alfred搭在我腰上的手拿开然后轻手轻脚地从被窝里出来,穿起被扔在地上皱巴巴的衬衫,我回头看看床上那张熟睡着的年轻的脸,我想他快要发疯,却在这麦比乌斯式的循环中断送我们的每一次相遇。

我从不为此后悔,也不愿意将自己置于无尽的苦痛之中,所以我不与他们做太多的逗留,这次是意外。
我蹲下来从我的外套腰带上取下那把匕首,而后站到Alfred床边,他面对着我刚刚躺着的方向,后脑勺上柔软的金发让我忍不住想要伸手——我的确那样做了,我轻轻将他的头发上撩,露出他后颈靠近发根的皮肤。
在那里我看到了那个小小的,对我来说带着莫大讽刺意味的黑桃印记,我早就料到了的,但我还是忍不住叹气。
这是错误的,不论是遇见他的时间、地点还是身份,他都不像是我在寻找的人,所以这是必然的。

我轻小的动作惊醒了训练有素的猎人,他睡意朦胧地睁开眼,用梦呓似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视线对上的一瞬间我承认我有犹豫——一个小时我们还在床上,对他来说这像是一场甜蜜的酒吧艳遇,但对我而言不是。
你或许可以想象站在你面前的人与曾和你朝夕相处几百年的恋人长得一摸一样,你和恋人已经又有几百年未见了,你甚至不知道他是生是死,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让你想要掉眼泪,尽管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他不是你在找的人。

我轻轻咬了咬下嘴唇,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我握紧背在身后手上的匕首,这不是我第一次要杀死Alfred的拟身,但这是第一次我和我要干掉的对象相处超过了24小时。
“抱歉,”我轻声说,然后俯身和刀尖一起拥抱了他。
我感觉到Alfred因疼痛和吃惊产生的颤抖和痛呼——我也一样,我的手颤抖着,用力抱住他,想要感受他最后的体温,温热的液体迅速打湿我们之间隔着的我的那件衬衫,我趴在他的胸口,不敢看他的表情。
我想他会恨我的,他会为一个于他而言昨日才认识的人而感到悲伤吗

但被我用匕首没入胸口的猎人似乎是用尽全力地抬手,抚上我的背,他笨拙地安抚着我——那动作和几百年前的那个笨蛋一模一样。
“别哭。”他的嗓子沙哑着,我猛地抬头,看见他苍白着脸对我微笑,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那样的眼神我熟悉无比——我没有力气擦去自己的眼泪,甚至无法保持一个不那么悲伤的表情,我只有看着他,我无比熟悉的双眼开始变得暗淡。
“没关系的,Arthur,”他吃力地开口,“你做的很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很开心,我也希望…我们能尽快再次相遇,再坚持一下……快了,Arthur……”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弱不可闻,我看着他颤抖着的嘴唇,然后毫不犹豫地亲上去。
这是第一次,他的嘴唇如此冰冷,然后他消失了,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样,变成浅蓝色的光点融进我的胸腔。
血迹没有了,他的衣服,他的包,他的体温,炽热的眼神与话语,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记得他,除了我,我知道他是谁,并且会一直牢记。
我曾为此落泪但从未像今天这样趴在床上哭出声来,停不下来的抽泣让我的大脑有些缺氧,视线所及的是一片模糊和爆炸一样的斑点,我的脑袋开始疼起来。

Find me.

我知道Alfred在说什么。

Find me.

我不能自已地,疯狂地想起之前的事情,黑桃国,诅咒,还有他的告白与告别。
我的名字是Arthur·Kirkland,沉睡中的黑桃国的Queen,被诅咒的我们注定得不到安宁的幸福,但我渴求,借助神的力量我在世界中寻找他,我能想的只有找到他,我深爱的,我的一切,能挽救所有的他。

评论
热度(31)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