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 KQ
& 之前伙伴的点段 @鳳寧修_痛經就找王杰希 
& …抱歉很渣orz還拖了那麼久
&迟来的情人节快乐













今年的蔷薇花颜色格外的漂亮。




在神明祝福的领域里,蔷薇长年绽放着,冬天即将离去,春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暖和的天气和灿烂的阳光总令人心情愉悦。




新King已经度过了他上任最忙的一段时间,他得到了时间之神的青睐,并向世界宣布了他将创造有史以来最繁盛的国度。




至少到现在为止,他做的看起来还不错。花节里政事可以暂且放到一边并不代表King什么都不用担心,亚瑟·柯克兰把那条长长的日程安排一条一条地对他念出来——这让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脑袋大了两圈。








“King…我想你该习惯了,”阿尔弗雷德第三次打断他时亚瑟停下来,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这都是你该做的,不是撒撒娇就能解决的——不是吗?”




他的尾音轻轻上挑,阿尔弗雷德喜欢那个语气,就像他喜欢他的眼睛,这是春天,他喜欢亚瑟漂亮的绿色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样子。




“叫我名字,亚瑟”他大大咧咧倒在椅子上,“日程我已经看过一遍了,再念一遍实在是多余之举。”




“好吧,如果你执意这样。”亚瑟挑挑眉,对阿尔弗雷德小幅度行了个礼,“那我先告退,King,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




“啊,亚瑟,”他坐直身子,“你要走了吗?…呃,我是说,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给我念这个无聊透顶的日程安排?”




“不是为了来念!作为你的老师,我想我应该确保你清楚你要做的事情,”他摸了摸鼻子,“这么说起来确实还有件事——King,”




“叫我阿尔。”




“OKOK,阿尔弗雷德,你是不是也该想想Queen的事情了?——我是说,那个位置一直空着,国民们也开始议论了,或许你可以考虑去认识认识可爱的姑娘们?”












被王耀叫住时他正从会议厅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他心里惦记着那几份搁浅在自己桌上的文件,步履匆匆。




风穿过走廊的雕花窗户吹到他脸上,温暖又轻柔——多么漂亮的一个春天,让人心跳加速的季节。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犹豫后刚刚他终于开口向阿尔弗雷德提出了那个问题,不过他只收获了阿尔弗雷德的一张臭脸和一句不咸不淡的“这种事情我自己有安排”。




说实话他心里很不舒服,没别的意思, 从阿尔弗雷德还可以被他抱起来时他就和他呆在一起,作为阿尔弗雷德的老师,某种意义上也算作他的兄长。




黑桃国魔法师的寿命与时间向来与其他人不大一样,于是亚瑟陪伴着,看着阿尔从小孩变成青年,再到现在年轻有为的King——或许还要加上一条阳光帅气?




时间之神带给他很多便利,天赋异禀的魔法师亚瑟·柯克兰无比感谢那位神明赐予自己的礼物——除开时间带来的这段说不出口,看起来也遥遥无期的恋情。




其实他并不想让阿尔弗雷德找到那个可爱的姑娘,让她成为他的新娘,但他的职责不允许他做这种任性的事情,总之,他现在感觉糟糕透了。








王耀走过来向他展示手上两幅画,问他哪个地方更好,那是两座教堂,亚瑟认出来,他心不在焉地看了两眼,告诉王耀他更喜欢右边那个。




“噢,右边的…看着倒是不错——不过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婚礼一定要在教堂,太拘于形式,好吧好吧我承认在教堂还省事一些…这群小鬼,不能心疼一下老人家吗……”




“这是什么的企划?”他没怎么听清楚王耀低声又夹杂着其他语言的抱怨,但他眼尖地瞄到了王耀手里的一小叠写满字的羊皮纸——王宫活动企划专用的报账表格。他向王耀身后的房间望望,不小的工作室里仆人们在忙着做一些粉乎乎的装饰用的蝴蝶结,然而他并没有听说过要举办这样的活动,轻飘飘得让他不安。




“婚礼啊。”王耀头也不抬,盯着那张单子似乎在思考。




“婚礼?谁的?什么时候?”




“你不知道?”王耀吃惊得让亚瑟怀疑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傻话,“阿尔弗雷德没和你说?那个臭小子真心靠不住!”




“阿尔弗雷德?”惊讶冲淡了他对礼仪的执着,怕什么来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攥得紧紧的,这就是那个家伙对他说的有安排?




“和谁的婚礼?”




看到王耀的笑容亚瑟瞬间后悔自己刚刚那句不经大脑的话,为什么他要用这样的口吻询问那家伙的事情!




他掩饰着失态,眼神飘忽到窗外——今年围绕在皇宫外的蔷薇是甜蜜的粉红,就像侍女们手上拿着的装饰用的蝴蝶结一样。








“别多心,我只是觉得很惊讶,他并没有对我提起这件事情。”他尴尬地补充,清了清嗓子。




“……”




王耀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又停下了,他朝亚瑟身后投去目光挑了挑眉,脸上出现的笑容意味不明,亚瑟清楚地看到他们引起了房间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我想还是让他自己和你解释吧。”








亚瑟想回头看看,但在他回头之前那双富有安全感的手臂已经环上了自己的腰。阿尔弗雷德从他的身后抱住他,凑到他的耳边叫他的名字。他的声音总是活力满满明亮有力的,压低下来——而且是在叫自己的名字,这让亚瑟不自觉有些颤抖。




“阿、阿尔弗雷德,你在干什么?别凑那么近。”亚瑟感觉自己的脸红得要爆炸了——噢可怕的十九岁,他难道就没看到周围侍从们微妙的笑容吗!




“你真该听我说完话再走,亲爱的,”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带着笑意,“而不是向我提议去找可爱的姑娘后就急匆匆地逃走。”




亚瑟张了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现在这个极其暧昧的姿势让他紧张得像个刚刚步入情事的小姑娘,谁知道阿尔弗雷德又在搞什么鬼。




“亚瑟,听我说,我们已经认识了十多年,而我愿意陪伴你几百年几千年,或许这是第一次告诉你,但我无时无刻不在感谢我们的相遇,我想陪你一直到世界尽头,现在的我有足够的能力给予你承诺,”他扶着亚瑟的肩把他摆正,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亚瑟那双像藏着森林的眼睛和自己的对上,随即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目光躲闪起来——这让阿尔弗雷德不得不用手扳着他的脸,“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嫁给我吗,亚瑟,成为我独一无二的Queen,我的国家应与你一同创造——我爱你,亚瑟。”




他想他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行了,面前距离几乎为零的天空似的湛蓝搅得他心神不宁,他没有准备面对这番表白,更没有准备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他听到周围鼓掌和叫好的声音,他尝到阳光的清甜气息——那是阿尔弗雷德,幸福冲昏他的头脑,让他感觉晕乎乎的。




“那么你的答案呢?”阿尔弗雷德松开他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目光真诚且炽热——这让他的心脏漏跳一拍,亚瑟看着他,然后将头埋进阿尔弗雷德的胸口,不让他看见自己眼睛里的眼泪,也不让他看见自己红透了的脸。








“哪有把求婚放在策划婚礼后的啊,笨蛋。”




从心口的地方,闷闷的但却无比清晰地,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他的答案。




“我愿意,我也爱你。”




粉红色的蔷薇就像他耳边的情话。
















老王表示自己突然一下不大爽。x

评论(7)
热度(51)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