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First meet

•新年贺的KQ终于憋出来了——要说的话这不算KQ…将就了,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今年第一篇就那么烂…
•私设蛮多
•然后我继续神隐



这个世界是个不可思议的世界。

创世的神明祝福这片大地,给予它生命、魔法还有一些更奇妙的东西,而在这片本身就是奇迹的大陆上你不妨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是这片大陆上最优秀的人,神所认可的人以及神赐的身份。
那是一个暖洋洋的春天,距离前任国王逝世还有几年时间。而现任的时间之神选择的人——他们头上还没有King和Queen的称谓,准确地说他们还没有正式认识。

黑桃国有四大国中最长的海岸线。这里的海与它的蔷薇一样负有盛名,湛蓝色的海一直延伸到视线不能触及的地方,在尽头与天空汇成浅浅的细细的一根线。春天,黑桃国的天空是浅淡的蓝紫色,与之呼应着的海也变成柔和的颜色,空气里飘着海水的咸腥味和混在其中的若有若无的花香——温暖的风夹裹着水汽,轻抚着Alfred的金发,他轻轻眯着眼,手撑在船甲板边缘的栏杆上。
这是个晴朗的天气,太阳还带着初春的青涩,光是温暖且惬意的,Alfred靠在栏杆上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这看起来就像一次放松身心的旅游——在他所热爱的国家。Alfred是个旅行者,至少近几年来都是这样的,他往返于各个国家,各个地方的天都看遍了,还是最喜欢自己的祖国。于是他回来了,还没有之后的行程安排,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次停留会不会止住自己的旅行。
旅行中为了自己的旅费他靠自己过人的天赋客串了好几次赏金猎人,极高的办事效率还有讨人喜欢的性格和样子让Alfred最近也算是小有名气。他乐此不疲地接受那些找上门来的揍揍怪物保护村庄的任务——那很Hero不是吗?
他将乘船回到自己家乡那个小镇子,看望几个老朋友。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

在他伸开手臂活动活动筋骨打个呵欠时他注意到前面那艘大船,那是艘漂亮的船,结实的船身,高高的桅杆,还有漆黑的展开着的帆。
明显是艘属于海盗的船,他稍稍眯起眼辨识船帆上的标识却看到甲板上几个看起来正在争吵的人。
他们好像处得不怎么愉快——这么想着,Alfred亲眼看到船上那几个光胳膊晒得发亮的家伙与和他们发生争执的小个子推搡了起来,他们好像抢走了什么东西,随后把他扔了下去。没错,扔进了海里。
Alfred目瞪口呆,被扔下水的人不会游泳,在水里挣扎起来,感谢他们的距离不算远,Alfred操纵着船到更近一些的地方然后取下眼镜,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水。
游到他面前时那个男人已经开始下沉,Alfred稍向水里潜一些,拉住那个人的手,最后把他捞回了船上。
在清澈的水里他看见他闭着双眼,金色的头发散开,偏白的皮肤透过水看像象牙一样。

Alfred把那个青年放在甲板上,稍显剧烈的活动让他心跳有些加速,打湿了的衬衫贴在他的身上——被捞起来的人也是这样。他有浅金色的头发,还有一副很粗很粗的眉毛。Alfred蹲下用手去探他的呼吸,但是伸了一半的手转了个弯摸上了他的眉毛。着实有些眼熟,这个眉毛。
Alfred用手指玩着他的头发耐心等待他醒来,他不准备做一些急救措施,刚才捞他起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的深色斗篷上别的那个金线绣的勋章——他们是同行,而且对方也有金色的勋章,如果体质烂到溺两口水都很久没办法缓过来的话,着实有点对不起那个勋章。

十几分钟后Arthur醒来,睁开眼看到偏紫色的天,然后猛地咳嗽了起来,吐了不少水出之后他半伏在甲板上喘气。脑袋有些疼,眼前还是模糊一片,于是他甩甩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些,Alfred是在这个时候凑过去的,Arthur睁大眼睛,那双比天还蓝突然凑得很近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yo你醒啦!”

他刚刚说完,Arthur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猛地惊慌地后退,一只手撑着地板,另一只手在斗篷内包里迅速地翻找着什么。Alfred蹲在原地,看到Arthur几寻无果嘴唇轻轻颤抖着很惊讶的样子,他尝试开口解释一下,但被Arthur瞪了一眼,于是他乖巧地闭上了嘴。
在焦急的寻找中Arthur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浑身湿答答的是因为自己被扔进了海里,被扔进海里之前他的法杖被人抢走了,所以当然找不到。冷静一些,他对自己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场合。于是他停下翻找,再次抬头,与那双眼睛对视。
那明显不是什么友好的眼神——他的眼睛是绿色的,看起来很漂亮,Alfred想。
绿眼睛和粗眉毛,这不难认出来。
“啊!”他惊呼,“我想起来了!你是柯克兰家的!”
“你是谁?”Arthur对着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开口问他。
“世界的Hero.”

后来Alfred花了不少时间让Arthur相信他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得知自己救了他的事情Arthur显得很不好意思,他脸红了大半,支支吾吾地对他道歉,然后小声地说谢谢——蛮可爱。
他告诉Alfred他和那群人起争执的原因,Arthur是想阻止他们前往人鱼海湾,那群想当然的海盗准备靠他们的刀枪入侵人鱼的领地,是得承认那里的财宝足够让人垂涎,但更明显的是他们纯粹是去送死。
“那些蠢货总有一天要为自己的贪婪心付出代价。”Arthur总结,漂亮的绿眼睛盯住海面,就像再用力一些就可以把大海看个窟窿。
“然后你准备怎么做呢?”Alfred把手上的水递给他,自己咬着面包继续补充,“我知道你不会置他们不顾的。”
Arthur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一眼,Alfred含糊不清地补充:“毕竟为了阻止他们你都下海了。”
“不要提这件事,”Arthur迅速地脸红了,用恶狠狠的语气警告他,接着说,“我是没打算放弃他们,因为…因为要知道那片海湾本来就不属于那些人鱼,钱财也是从遇难者身上抢的…而且……”
“而且这个case在悬赏单上,酬劳不少。”Alfred把嘴里的面包吞下去,把Arthur有些不好开口的事给说完,“柯克兰家缺钱?”
“不,只是我缺钱…”
“你还需要船载你到海湾,”Alfred用炽热的眼神盯着他,“考虑和我联手吗?”
“你?”Arthur拖长了音调以表自己的怀疑。
“没猜错的话你的…那根儿可以发光的小棍子?”
“法杖。”
“没差啦DDD你的魔法棒被抢走了不是吗!我看到了,你一个人会比较吃力吧,而且我有船。”
Arthur看起来有些动摇了,他思考片刻后开口:“那会很危险的,你确定你不会去拖后腿?”
“噢,”Alfred的表情一下变得很奇怪——他难得得到这样的劝告,“让我做个自我介绍,你好,我是Alfred•F•Jonse,某种意义上是你的同行。”
Alfred朝Arthur晃了晃他别在枪袋上的勋章。
“那个Jones?”
Arthur不大喜欢他拿自己的名字当卡刷,不过这的确让Arthur一下子放心不少——他听说过Alfred,那个和自己风格完全相反却常被拿来以自己做比较的家伙,他不喜欢听这些婆婆妈妈嚼舌根的话题,但在酒吧常有人把这个当作话题聊天,烦透了,他又不得不听,“我想我们联手会是个挺有趣的阵营。”
“人鱼该因为Hero的出现而开始感到害怕了。”
“不是这个问题,”Arthur向他伸手,“Arthur•Kirkland,我的名字。”
Alfred乐呵着抓住Arthur的手,他的体温比Alfred低不少,“我知道的,你就该是Arthur。”
Arthur笑起来——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想到,这次短暂的合作为他找到了这辈子的搭档。

“深色不大配你,”Alfred侧着头看着Arthur刚刚在他船上洗完澡,穿着Alfred给的衣服走出来,他的衬衫稍微有些大,Arthur的手半缩在袖子里,听到Alfred的话他低头看看Alfred给他的浅蓝色的衬衫,“可能这些颜色要配一些——比如说紫色?”

评论(4)
热度(38)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