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礼服试了吗?”
推开门的时候我问,然后在看到桌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时,我明白我白问了。我环顾四周,最后看见我正对着的那扇窗户大开着,Arthur跨坐在窗台上,一脸诧异地望着我。
天哪。
于是我也一脸诧异地望着他。
“你在干什么?下楼浇花?”
上次他就是以这个理由想从花园溜出去。
“不……也有可能吧,”他心虚地避开我的目光,向下望了一眼,然后回看向我。
“但现在人差不多全家人都睡了——而且你在二楼。”
我向前走了两步,被他用手势制止,我看着他的眼睛,那与我相差无几的绿色里跳动着热烈又疯狂的火光。
“明天就是婚礼,别干傻事。”
“我知道,”他快速地打断我,犹豫似的顿了顿,“我知道,我觉得我想的还算清楚,因为出身,我们得以有优秀的受教育机会,然后他们塞给我们一件事我们便顺从地去做——家族希望我成为继承人,但那并不意味着我想这样做,他们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就把这些强塞给我们,之前我一一选择了接受,但现在我受够了。”他深吸一口气,“我只是不想让这些见鬼的金钱利益左右我整个人生。”

我明白处于我的立场我该说些什么来劝他,但是我没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用热切的目光盯着我,似乎在期待我的回复。
他应该早就计划好了这次出逃,而我不过是不大重要的变故之一,因为该死的他知道那些话不仅是他说给我的,也是我说给自己的。
我不安地用手扶了扶眼镜,沉默一会儿然后开口:“那孩子呢?你帮她想过了吗?”
“Rosa,别告诉我你是认真地认为她有对这场婚礼抱过期待,”他笑出来,“你不想让我娶她,她也不想嫁给我。”

“Rosa,”他柔声叫着我的名字,“这段时间我麻烦你不少,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我们并没有太多时间犹豫不决,”他对我微笑,“如果老太太来找我,告诉她不必了,我不会回来,我的财产分给你们——喏,那边的信上已经写好了,”
“请放心大胆地去追求吧,”他扶着窗框回头,“Emily说她喜欢你把头发扎起来的样子。”




我听见他对着我亦或是对着夜空说:“从此之后我不再姓Kirkland.”
然后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伴着灌进房间的夜风,Arthur跃了下去。


我惊慌地扑到窗口,探出头看见Arthur稳稳地在那个男人的怀里,Alfred用力拥抱他然后亲吻他,大笑着问他:“姓什么?”
“Jones.”

夜风吹动着我垂在脸边的头发,和着他们的声音,我感觉这一切都在晚春的花香里散开,Alfred回头对我露出他Hero式的笑容。
我知道他们在对我告别,他们即将启程,去往一个没有栅栏也没有囚笼的地方,而我——我用力对Arthur和Alfred挥手,心里甚至唱起了歌,那个想法在我心里盘旋已久,最后在Arthur的行动与话语中它变成了实体。我把那漂亮的为婚礼定制的礼服扔出Arthur刚刚跳出去的窗户,然后将窗户关上,一切归位到Arthur睡后的样子。
“晚安Arthur,”关上门时我轻声说,“谢谢。”

我几乎是跑着回房间的,伴着强烈的心跳,我准备好我最喜欢的裙子,把Emily送给我的发绳放在床头柜上。我取下眼镜,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

去吧Rosa,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我们唱着赞歌前行,爱是我们的自由。

评论
热度(59)
  1. 玛伊弥尔Dactyl- 转载了此文字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