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tyl-

你从一片虚无中伸出手来,身后是无尽的星光熠熠生辉
头像by naki!

此博客米英only 泉真请移步子博客@镜框教义
灵能相关请走子博客@光辉于你

-2
是夜,他不记得自己曾到过这样的地方,但他知道这里,就像小时候被父亲牵着和妹妹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样稀松平常的道路上。
他目光所能触及的是夜晚,散发出萤蓝色光芒的浅淡夜晚。
他们走在小径上,路灯低低地举起暖色的光,它仅能照亮面前的小块地面,然后供自己看清楚前面人浅咖啡色的发梢。
它们在轻轻呼吸,与清亮的月光一起,安静无声地旁观他们短小的旅行。
伸太郎久违地感到舒心,他注视着前面女生披散着的中长发,白色的棉质的连衣裙,裙边轻蹭着她的腿,少女年轻美好的皮肤上跳动着月亮的轻盈目光。她将鞋提在手上,赤脚踩着墨绿色的草地。

是她让这一切都活起来的,他相信,她身上带着唤醒一切的魔法,那是美丽的,不同于白昼正午令人目眩的太阳,那是映射着光与热最终冷却下来腾起别样希望的月亮。
她轻声哼唱着轻快的歌谣,永无止境的夏日的赞歌,跟随着她的脚步,继而他的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他们曾一同走过熟悉的街区,所有事物都悄声无言,像是陷入了短暂而甜蜜的睡眠,于是他感觉整个世界仅剩他们两人,安静地默契地谁也不惊醒地走在去往哪里的路上。

_
并非遥不可及但不可触碰,他害怕这一切在自己手里崩坏破碎。
池塘边有花,沁甜的香气随着水汽弥散开来,细小的光点隐匿在树梢下,似在小憩。
他们坐在池塘边,湖水泛蓝的清亮顺着小腿一路向上,女生小心翼翼地把脚放进水里,感叹着湖水的冰凉的同时在水面点起一圈圈涟漪。他垂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们也被月光无差别地照映出柔白的色泽。

“这里很漂亮。”
惊异于她突然打破了长久以来的沉默,伸太郎抬头时发现他们坐得很近。
隐约能嗅到她身上的香气与花香混杂在一起,他抬头然后局促地低头盯住水面。
“是啊。”他回答。
“这里是你的心,”女生笑着转过头,手指着他胸口的地方,“而我也是这里的一部分。”
“怎么会呢?”伸太郎问——是指这里抑或是指她。
“为什么不呢。”她把手收回,轻轻卷起垂在胸前的头发,“我知道的哦。”
她轻声说,是指这里抑或是指自己。
“为什么回来了。”他闷声开口,不想再继续刚才奇怪的话题。
“我没有离开过,”她把双手放正,搭在膝盖上,“我一直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你的心,而我是这里的一部分。”

_
“白天的反义词是什么?”她问。
“夜晚。”
“太阳?”
“月亮。”
“你?”
“…我。”
“不对啦,是我才对,“她笑起来,似乎为自己小小地捉弄了他一下而感到有些得意。
伸太郎和原来一样没说什么,她在他的身边笑着用脚在水面画出波纹。
“你刚刚说得是对的呢,”她思考片刻,“这里不能叫做你的心,这只是一部分而已。你该是正午的太阳。”
伸太郎也微笑起来,他感觉两个人坐在一起随便闲聊点什么原来可以是如此幸福的事情,尽管他不能清晰地想起她的名字来或者是其他。
他不记得她的名字但记得她,至少他知道,他们曾经无数次地这样并肩聊天。

“你是正午的太阳,于是我把夜晚留给自己,”她突然开口,用念诗一般语气说着,“我是月亮投射下来的光,虽然能照亮一小段路但是没有热度,所以就把幸福交给了你,我怀抱着幸福的影子,但那也是来自你的。”
伸太郎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她转头与他对上视线,轻轻笑起来。
“你该去面对炽热的太阳,”她的眼里映出伸太郎的影子,“因为那里牵动着所有人的幸福啊。”
伸太郎开口想说些什么,但被她所阻止。
“如果你累了我一直在这里,现在我可以退场了,剩下的作战是你的舞台。”

伸太郎看着她的微笑说不出话来,有个名字就在嘴边似要脱口而出,像夕阳里的放学时候的教室,也是学校前的回家的道路,错乱的时间与街区——无名的悲伤从眼眶里溢出,渐渐模糊他的视线,打湿了夜晚晕染开火红色的新月。

评论(6)
热度(16)

© Dactyl- | Powered by LOFTER